失去,你一定也很难过吧

□ 魏 楠   2018-07-10 23:09:31

〔关键词〕失去;生命;电影

〔中图分类号〕G44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671-2684(2018)19-0079-02

不管是谁,我们总会与这个世界告别,用这样或者那样的方式;我们总要和别人告别,以那样或者这样的途径。

成长总是需要付出很多代价,其中一个便是失去。说到失去,总是没有像得到那样欢欣鼓舞;说到失去,总是会有些遗憾、难过或者悲痛。每个人一生都会失去很多东西,我们心爱的物品、某种身份、生命中重要的人。因为我们无法预见人这一生要遭受多少失去多少哀恸,所以,失去在到来的时候,才会让我们措手不及、伤心绝望。

记得初中时我有一只自动笔,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特别喜欢它,我带着它参加了中考、参加了高考,我把它看作我的lucky pencil,我把它带到了大学。有一天在图书馆上完自习回到宿舍,惊觉笔找不见了,转身便向图书馆奔去,希望能来得及,但是赶过去的时候,图书馆已经闭馆了,后面再去寻找,已经不见踪迹了。当时很沮丧,似乎失去了这支笔,就失去了与初高中的联结,失去了luck。不知道是否你曾经也为失去某人送的一件稀松平常的物品而难过?或者为失去某一张车票而伤神?失去的其实从来都不只是那个物品,这个东西,就像你身体的一部分一样,突然被抽走,怎么会不难过呢?

今天,我们就聊聊失去,聊聊电影。《头脑特工队》消失的童年与友情如果问《头脑特工队》最催泪的部分,我想大部分人的答案是冰棒掉入深渊的时候。很佩服导演将每一个小孩子内心中的小伙伴用一只粉色的大象表达了出来。小时候,当大人不在的时候,我们会和内心中想象的这个伙伴一起唱歌、一起玩耍,这个小伙伴可能是那个脏兮兮的芭比娃娃,也可能是一只绿毛龟,它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曾经陪伴着我们度过了童年时代。影片中的冰棒说,“你代替我带她去月球”,当他选择从彩虹车跳下去的时候,何尝不是我们与童年时代的告别呢?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玩具总动员》中,随着主人公逐渐成熟长大,各种玩具不得不面临被丢弃的风险,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些玩具开始了一场大冒险。小主人公会长大,曾经在我们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玩具会慢慢地淡出我们的生活,这样看来,美国动画的内核总有一些东西是相似的。玩具承载着我们的记忆,承载着我们童年的情怀,我们似乎从来没有想到要跟玩具告别,如果玩具有心,是不是玩具也会难过呢?慢慢地,我们会发现,我们曾经以为的在我们生命中无比重要的东西都会慢慢离我们而去,不管是主动还是被迫。

前两天,有一个推送,发送了这么一个问题:“高中时和你一起回家的小伙伴还在身边吗?”当时的自己就有点“泪目”,我开始掰着指头算,这些小伙伴都去哪里了。我们总以为毕业遥遥无期,转眼间就各奔东西,好的歌词也总能表达人类最普适的情感。他们有的读研了,有的直博了,有的回到太原工作了,也有留京的,也有在祖国的西北部的,点开对话框,很想轻轻地问一句:“那边天气好吗?”可是终究没能发出去,曾经的小伙伴们,别等有时间了,今年过年一起吃顿饭怎么样?这一路走,我们一路遇见,也在一路告别,没有人能陪着我们走到最后,就连我们的影子都不行,陪伴我们这一生的,只有身上这副皮囊罢了。或许,正是因为失去,我们才能明白。拥有是多么不容易。

《头脑特工队》中,莱利会为曾经的好朋友找到新的小伙伴而嫉妒难过,像极了曾经的我们,但同样的,成长会让莱利明白,自己也会有新的朋友走进自己的生活,而曾经的小伙伴,只要你想,你就不会失去。《狮子王》亲人的逝去与自己的迷失“自从那一天,我们来到这个星球,眨着眼走进阳光,想看的,永远看不够,想做的,永远做不完,想要学的,永远没有尽头,想要寻找的,永远那么多。”伴随着非洲的音乐,《狮子王》拉开了序幕,这部电影像极了《哈姆雷特》,有着传统的心理学的内核,但是,今天,我并不想从这个角度去看这样一部有关成长、责任与自我的电影。影片中,小辛巴经历了父亲的死亡,他将原因归于自己,生活在愧疚中,同时,也生活在自我麻痹中。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的使命,直到他的父亲再次出现,他的父亲告诉他:“你忘了自己是谁,所以也忘了我。看看你的内心深处,辛巴,你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你必须在生命轮回中找到自己。”

敢于承担责任,意味着我们敢于面对过去,不管我们如何乐观,那些伤痛的过往依然会让我们心痛,但是,从伤痛中成长、承担才是一位王者应有的勇气。失去亲人,也伴随着自我身份的失去。我们会害怕与亲人失去联结,所以可能有的人会否认,似乎不承认这件事情就像没有发生一样,但是,不管悲伤何等的痛苦,我们都必须学会面对,给自己一点耐心。从前不了解,为什么中国的丧葬仪式那么麻烦,人过世了直接埋了不就可以了吗?后来学了《民俗学》之后,才发现,古人在没有心理医生的条件下,发展出了一套表达悲伤的仪式,这种仪式感给了我们时间慢慢与我们的亲人告别,给了我们一个时间让我们和悲伤共处,给了我们一个时间慢慢治愈。当然,治愈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即使是很多年之后,曾经失去的人仍然可能在某一瞬间当我们想起来时不可遏制的悲伤,但这就是生活。

“想没想过那些亮晶晶的东西是什么?”“曾经有人告诉我,以前的国王在上面看着我们。”《寻梦环游记》亲人的告别与铭记,有人说人会死三次,第一次是在他断气的时候,在生物学上他死了;第二次是他下葬的时候,人们来参加他的葬礼,怀念他的一生,然后他在社会中死了,不再有他的位置;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把他忘记的时候,那时候他才真的死了。电影与文学总是有所相通,电影用一种温情的方式将亡灵世界与人类世界联结起来,每一年都有一天亡灵界的人可以回到人类世界去探亲,人类世界摆好宴席,欢歌笑语迎接亲人们回家。这个像极了我们中国的清明节、中元节,但是比我们多了一份欢快。谈到死亡、谈到祭奠,我们想到的常常是哀思、眼泪,电影给了我们另一个思路,虽然亲人已经不存在于我们生活的世界,但如果我们记得他们,他们将在另一个世界里永生。同样的,他们也会关注着后辈的生活,就像米格的曾曾祖母,显然她没有见过米格,但第一眼见到米格的时候就喊出了米格的名字。电影中猪皮哥因为没有人能够再次记起他,闪烁成尘,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猪皮哥的离开让我们重新思考死亡。我们的“死亡教育”似乎总是伴随着害怕与惶恐,我们到底应该怎样面对死亡?死亡是不是终结?当我们铭记着我们爱的人,他们就不会消失,爱的联结,让生命得以延续。恨并非爱的对立面,遗忘才是;死亡并非结束的同义词,遗忘才是。真正的死亡是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人记得你。与其说爱的人的离开带走了你们彼此生活的记忆,那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他将这些记忆留给了你?

《泰坦尼克号》爱情的逝去与坚守,看完电影《泰坦尼克号》之后,有点为Jack抱不平,最美好的感情不应该是 you jump,I jump吗?为什么Jack 死了,但是Rose却活下来了,还活得那么好?和一个朋友探讨这个问题,他说:“如果是真爱的话,活着的人需要更大的勇气。”电影中Jack和Rose在甲板上那一段,想必每一位看过的人都久久不能忘怀:Winning that ticket,Rose,was the best thing that ever happened to me… it brought me to you. And I’m thankful for that,Rose. I’m thankful. You must do me this honor. Promise me you’ll survive. That you won’t give up,no matter what happens,no matter how hopeless. Promise me now,Rose,and never let go of that promise.”——Titanic(赢取这张船票,是我一生最美好的事情 ... 它让我遇见你 ... 你必须答应我:你会活下去,不会放弃,不管发生什么,不管多么绝望 .. ——《泰坦尼克号》)Rose最后真的像Jack所期望的那样,去骑马,去旅行,代替Jack走完了他想去的地方。这样的爱情,一方面我们感到悲痛惋惜,一方面,我们也很羡慕,羡慕彼此的坚守与承诺。

亲密关系总是会伴随着磕磕绊绊。一段关系的结束,总会让我们难受、失望,但是,最后,希望彼此都可以平静的感谢对方“非常感谢这段日子”“祝福你”。我们能为自己和失去的她做的,就是让离开的过程像到来的那个时刻一样,充满祝福。

失去,往往也是让人开始思考所拥有的,这也是这样的失去所带来的意义。

(作者单位:山西省太原市第五中学校,太原,030012)

编辑/纪悦 终校/ 刘芳

上一篇回2018年7月第1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失去,你一定也很难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