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陶器周围的碎纸屑

□ 李金慧   2018-07-10 23:09:31

台湾作家林清玄在百货公司买了一个石湾的陶器,只有两尺长、一尺高、半尺宽,但百货公司用报纸和碎纸屑把它包装起来时,已经变成一个庞大的箱子了。林清玄怕重,于是舍弃纸箱、碎纸和破报纸,找来一个手提袋提着。但在上飞机的过程中陶器碰碎了,对此,林清玄非常后悔地发出感慨:

“对于一个珍贵的陶器,包装它的破报纸和碎纸屑是与它相同珍贵的。对于一朵美丽的花,它脚下卑贱的泥土是一样珍贵的。对于一道绚烂的彩虹,它前面的乌云与暴雨是一样有意义的。对于一场精彩的电影,它周围的黑暗与它是同等价值的。”

教育教学中的历程也是如此,在所谓的“主流、珍贵、不可或缺”的教育目标周围,总是包着很多看似无足轻重的东西。但我们不能随意地舍弃它、扼杀它、将它弃之如敝履。因为没有了它们,儿童的成长就是有缺憾的,就会有断层,很可能导致儿童心智、社会阅历和道德的缺陷;就无法把童年中比较珍贵的东西,从少年带到中年,乃至老年。而这些,恰恰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传承。

的确,正是那些看似无关紧要的、虚的、零散的东西,才能让孩子感受到发自肺腑的深刻的快乐;正是那些被家长们认为与主流不搭边的活动,才有可能给孩子建立一条未来的精神通道;正是那些虽短暂但淋漓尽致的快乐,才让很多人在多年后即使身处低谷,也有一种免于崩溃的力量。

而反观时下的很多教育教学,这样的片刻欢愉被家长禁止了,那些“破报纸和碎纸屑”,已经被成人果断地舍弃了。在成人的心目中,相对于堆雪人和打雪仗而言,回屋做作业和身体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相对于旅行中的拍照、玩耍和随性游览而言,认真观察并有所联想,然后回家后写出一篇作文才是最重要的;相对于音体美的精彩和快乐,语数英的“你追我赶”才是最重要的。很多孩子,就在这样的孰重孰轻与小心翼翼之间,被遮蔽了生命的灵性,进入一个死气沉沉、严丝合缝的世界。

当成人抽取或遮蔽了孩子们童年中那些看似无关紧要的活动时,“嫩绿的童年丢得比来得还快,褪得比生得还快”。所以,成人需要把自己从时下“主流价值观”的机械运转及由此带来的精神困顿中解放出来,进入“丰富、多元”的教育情境中。

一个孩子的学习与成长,除了需要神圣事物的引领和伟大精神的召唤外,日常生活的熏陶与浸润更是重要,这其中就包括陶器周围的“破报纸和碎纸屑”,套用林清玄的话,我们可以说:

对于紧张的四十分钟课堂,紧跟它的每一个课间十分钟是一样珍贵的。对于所谓主科的语数英,夹杂在它前后的音体美是一样有意义的。对于孩子成长中的光明大道,斜插于它四周的羊肠小道与它是同等价值的。

(作者单位:甘肃省永昌县第三小学,金昌,737200)

编辑/李益倩 终校/刘芳

上一篇回2018年7月第1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守护陶器周围的碎纸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