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市重污染天气首次停课期间 中学生生活及心理基本情况调查研究报告

□ 黄国琼   2017-07-10 23:25:36

□ 肖林清

〔摘要〕本研究调查了西安市首次雾霾应急停课期间,西安一所中学1696名中学生在家生活与心理基本情况。调查发现,在基本生活方面,80%以上的学生在家期间能够得到成人在午饭和陪伴方面的较好照顾;心理状态方面,停课第一天到第二天,学生的积极情绪(兴奋、喜悦)有所下降,消极情绪(压抑,郁闷,担忧,烦躁,孤独,无助)有所上升,且高中学生较初中学生更多表现出平淡的情绪;学生普遍缺乏国家危机感;停课期间学生对友情的感受性显著低于亲情,社会支持力量更多来自于家人而非同伴;在家期间学习强度较平时在校期间有明显下降;对学校课程直播的态度存在争议。

〔关键词〕雾霾;中学生;停课生活;心理情况

〔中图分类号〕G4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2684(2017)19-0012-08

一、研究背景

近年来,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我国部分地区雾霾天气频发,以冬季最为显著。形成雾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自然原因,如气候变化、地形构造;也有人为原因,如燃煤取暖、汽车尾气和工厂“三废”的排放等。

雾霾对市民生活的影响是巨大的。交通方面,机动车辆限行给市民出行带来了许多不便和困难,天气因素在影响和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健康方面,现代社会人们越来越重视自身和家人的生活质量与健康,空气作为每天都接触的物质,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人们。雾霾天气时,空气中往往会带有细菌和病毒,易导致传染病扩散和多种疾病的发生。

近些年来,人们的健康观已经发生了变化,不仅仅局限于身体健康,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关注心理健康。已有不少学者研究了雾霾天气对于特殊人群心理健康的影响。宋烨,张恒艳和岳喜同等人[1]发现,妊娠妇女在雾霾天气各种心理问题阳性检出率显著高于非雾霾天气,且发现妊娠妇女雾霾天最显著的症状为抑郁,非雾霾天最显著的症状为人际关系敏感;妊娠妇女雾霾天与非雾霾天相比,躯体化得分、强迫症状得分、人际关系敏感得分、抑郁得分、焦虑得分、敌对得分、恐怖得分及偏执得分均显著高于非雾霾天气。现代医学中有一个理论认为,人脑中有一种叫松果体的腺体,对光线十分敏感。当它感知到足够的光照时,细胞活动就会降低,一旦外界环境变暗,或者无法接受阳光照射,它便会变得活跃并抑制人体内某些激素的产生。而这些被抑制的激素里,包含具有使人振奋的甲状腺素和肾上腺素。如此一来,人就会表现得情绪欠佳,甚至萎靡不振。如果长期阴霾,情绪的低沉会更加明显[2]。但直接针对雾霾对人心理健康方面的研究非常有限。

1960 ~2012 年期间,西安市年雾霾现象日数波动性增加趋势非常明显,主要有以下两点原因:第一,雾霾天气多出现在冬季,夏季较少,一方面是由于冬季人们取暖和做饭燃烧大量化石燃料,加之降水稀少,气候干燥,风速较小,污染物不易扩散和稀释;另一方面,冬季秦岭山脉对冷空气的阻挡,容易阻碍大气污染物垂直和水平方向的扩散。第二,近年来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迅速发展,机动车辆猛增,使得污染物排放和城市悬浮物大量增加,且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产生的阻挡不利于大气污染物的扩展稀释[3]。

中小学生的成长离不开社会、学校、家庭三大环境的影响,直接涉及中小学生切身生活的社会事件势必对中小学生的生活、心理造成影响。中学生在认知上比小学生具有更强的思维能力和批判能力,对社会现象逐渐形成自己的认知,然而容易产生不合理信念,思维容易片面和极端;同时,在情绪上具有波动性大、易两极化的特点,同时又有一定的隐蔽性。所以有必要关注急性社会事件下,中学生的生活和心理状态。

按照《西安市重污染天气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关于发布重污染天气一级应急响应的通知》文件要求,2016年12月19日~21日中小学停课三天,这是西安市近代以来首次因为雾霾原因进行中小学停课。停课作为急性启动又持续发展的社会事件,打乱了中学生的生活学习节奏,未成年人的心理状态势必有一定的波动。那么在此急性社会事件情况下,西安市中小学生在家的生活和学习状态是怎样的,他们的情绪状态又如何。本研究调查了在雾霾停课期间,学生在家的基本生活和心理情况。

二、研究方法

(一)研究工具

采用问卷法,使用自编《雾霾停课期间生活状态调查》,涉及基本生活、心理状态、学习三个方面。详细问卷见附件1。

(二)研究对象

采取方便抽样的方法,选取西安市第二十六中学作为样本学校。该校为省级重点高中和省级示范高中,由于是公立完全中学,学生素质、学生父母教育水平、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各项因素的范围分布广泛,对于西安市的中学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从2016年12月20日18:00至12月22日23:00,29小时内回收问卷1721份,其中有效反馈为1696份,有效率为98.55%。其中男生842人,女生851人;平均年龄为13.89岁,最小10周岁,最大18周岁。年级分布如表1所示。

初中义务教育学段有1103份反馈,占65%,高中学段有593份反馈,占35%。数量差异是由于一方面初中学生服从性较强,另一方面样本学校高中学生少于初中学生,人数约为初中学生的一半。

3.施测与数据处理

问卷发放与回收均通过手机实现,数据由SPSS 20.0软件处理完成。

三、研究结果

(一)基本生活方面

1.家人陪伴

在所有接受调查的学生中,1340人白天家里有人陪伴,占80.1%,332人白天家里无人陪伴,占19.9%。学生在停课期间,大部分有成人的陪伴和照顾。可以看到,即使父母在停课期间需要继续上班,但多数学生家中克服困难,保证至少有一位长辈在家里照顾学生。

2.午饭情况

吃饭是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未成年人的营养摄取更为关键。停课期间中学生午饭情况详见表2。

可以看到,82.9%的学生有成人保障按时吃午饭,但值得注意的是仍有一部分学生不吃饭。这一结果提示我们,今后突发社会事件停课过程中,班主任要给家长和学生强调按照日常规律生活,按时吃饭。

(二)心理状态方面

由于调查时值首次紧急停课,所以心理状态方面的调查采用开放性问题,请学生自由回答。在数据处理过程中,列出双向细目表,对学生反馈的文字情况进行分类编码,进行了频数与百分比统计。

1.情绪方面

(1)得知雾霾停课通知

首先调查了学生在得知雾霾停课通知时,瞬间性的情绪感受,得到的结果如表3所示。在刚刚得知雾霾停课时,35.4%的学生有积极情绪,是兴奋与喜悦的;31.1%的学生没有情绪,是平静的;另有22.3%的学生有着消极情绪,要么是对内的消极情绪,如压抑,郁闷,担忧,烦躁,孤独,无助,要么是对外消极情绪,如愤怒,生气;还有5.7%的学生是喜忧参半,或先喜后忧的复杂情绪。

然而,按照是否义务教育学段进行数据拆分后,可以看到不同的情况。

高中学生比例最多的情绪是无情绪,平静甚至觉得无聊,占33.6%,其次才是积极情绪,占32.5%。初中学生的比例模式则和总体一致,积极情绪占最大比例。

(2)雾霾停课第一天、第二天

在雾霾停课第一天、第二天,学生们的情绪情况及变化情况如表5所示。

停课第一天,学生的积极情绪占了最大比例,达到37.4%,在开放性反馈结果中,由于学生们首次经历由于雾霾造成的停课,既有新鲜感,又有对不上学、自由的兴奋与喜悦,甚至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紧随其后的是无情绪,占到35.2%,学生感觉心理平静,甚至有些无聊,学生们对这一变化比较淡定麻木;比例排在第三的是消极情绪,如压抑,郁闷,担忧,烦躁,孤独,无助,占到18.5%,是不容忽视的真实情绪状态,持有这些情绪的学生也是需要关注的群体。还有几个比例低于10%的反馈类型,如认知反应,表示不能放松学习,又如复杂情绪,喜忧参半、先喜后忧。

停课第二天,情况发生了变化。学生的平静与麻木占到了将近一半的比例,有49.6%;消极情绪排名第二,占29.1%;积极情绪从排名第一跌至排名第三,仅占12.4%。暗示了一个停课时间越长,学生积极情绪越少,即心理状态越差的趋势,这一趋势值得教育行政部门参考。在12.4%的积极情绪中,原因也发生了变化,停课第一天学生的积极情绪多是因为“不用上学”“可以睡懒觉”“没有人管”等个人因素,在停课第二天变成了“看直播很高兴”“看到老师好亲切”“老师们非常认真”“和同学们在直播中可以互动”等社会性因素。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如此,积极情绪所占比例依然下滑了66.72%,同时消极情绪却上升了57.32%。平静、无聊、麻木的情绪上升了40.87%,越来越多的学生接受了这一现实。

分学段进行分析,发现了更加详细的情况。如表6所示。

初中学生在雾霾停课第一天的情绪比例由高到低为积极情绪、无情绪和消极情绪,分别占38.8%、35.1%、18.5%;雾霾停课第二天的情绪比例由高到低为无情绪、消极情绪、积极情绪,分别占49.0%,31.1%,12.6%,与表4总体趋势相同。

而高中学生在雾霾停课第一天的情绪状态有着细微的不同,比例由高到低变成了无情绪、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分别占35.4%、34.7%、18.5%;第二天与初中学生相同,情绪比例由高到低为无情绪、消极情绪、积极情绪,分别占50.8%,25.5%,12.1%。可以看到,在停课第一天期间,高中学生表现出了更多的平静与沉稳,但35.4%与34.7%的差距并不大。

2.情感方面

问卷调查了雾霾停课期间学生对于友情和亲情的感受,是学生对于社会支持系统的感受,也是学生对于孤独感和安全感的感受。题干均采用正向陈述,如Q11:“雾霾停课期间,我能感受到友谊的温暖,一点也不孤独”,Q12“雾霾停课期间,我能感受到亲情的温暖,一点也不担心”,选项采用Likert五点计分形式,从五颗星到一颗星进行自陈评定,5颗星代表“符合”,4颗星代表“比较符合”,3颗星代表“一般”,2颗星代表“不太符合”,1颗星代表“不符合”。可以看到,分数越高,正向情感的感受性越高,心理状态越好。

由表7可以看出,32.1%的学生在友情感受性上选择了最高分“符合”,所占比例最大;51.5%的学生在亲情感受性上选择了最高分“符合”,所占比例也最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友情感受性上选择最低分“不符合”的学生占14.3%,位居第4,而在亲情感受性上选择最低分“不符合”和次低分“不太符合”的学生一共只占9.9%,表明了学生对友情感受性情况不如亲情感受性情况好。

由于是同一批被试的不同分数,分数性质均为等比数据,故而进行重复样本t检验,进一步分析学生对亲情和友情感受性的不同,结果如表8所示。

从上表结果可以看出,学生对亲情的感受性(M=4.13)明显高于对友情的感受性(M=3.47),t=-19.9,p<0.001,表明较之友情,学生在停课期间更多地感受到亲情的温暖,这是很正常的。然而对于中学生而言,同伴关系对于青少年的成长影响深远,是个体心理发展的重要社交因素,甚至在某些关键时期其重要性超过父母对子女的影响。所以停课期间面对面同伴交往的缺失也许与积极情绪比例较低有一定的关系。按照学段,将初中学生与高中学生分开进行分析,得到了相同的结论。友情与亲情感受性的相关性显著(r=0.48,p<0.001),表明二者联系紧密,许多心理研究证实两者皆对青少年心理健康有着重要影响。

(三)学习方面

1.学习强度

根据表9可以看出,比例排名第一的为“虽然也学,但不如平时上学强度大”,占48.3%,第二的为“强度和平时上学一样”,占40.7%。可以看出大部分学生在家可以坚持学习,但强度稍微有所下降。

按照学段,将初中学生与高中学生分开进行分析,得到了相同的结论。

2.学校直播情况调查

在首次雾霾紧急停课期间,西安市第二十六中学借助“映客”直播软件进行了课堂教学直播,下面是直播情况进行调查结果。

(1)观看直播的时长

4 ~6小时所占比例最大,为37.8%,其次是2~4小时,为32.4%。超过80%的学生可以实现每天观看直播2小时以上,基本吻合表8的结果,学生在家可以保证一定的学习强度。

(2)对学校课程直播的态度

在紧急停课状态下学校的任何举措都会引起学生各种心理反应,事从权宜下的网络课程直播,他们也有着许多看法,那么西安市第二十六中学学生对网络课程直播的态度如何呢?

在开放性问卷收集的反馈中,表示自己支持和喜欢的学生占大多数,达到了70%。19.8%的学生表示有建议,例如“不能回放”“网络太慢”“有太多非本校人员在直播间内”“老师声音太小”“讲课太快,没有消化时间”“屏幕太抖”等。

在自陈态度过程中,学生会受到社会称许性(获得赞赏和接受的需要,并且相信采取文化上可接受和赞许的行为能够满足这种需要)的影响,即回答偏向迎合研究者、学校管理者想要的答案,而进行作答。所以问卷加设了一道“就你所知,你的同学们对课程直播的看法和意见”,结果分布如表12所示。

可以看到,表示支持和喜欢的骤降至49.6%,在反馈中多了许多明确表示“不靠谱”“闹着玩”的表达,表明实际上学生对网络课程直播存在一定争议。另外,表示支持和喜欢直播的学生,只有少部分因为可以“学到知识”,更多的是因为通过直播可以“看到老师,很亲切”等社会性原因,直播成了每个学生个体与老师、同学们的连接纽带和交流平台,撇开课程教授和交流效率,直播带来的心理作用是很强的。

四、结论与讨论

在雾霾停课期间,学生的基本生活情况是较为乐观的,大多数学生能够得到监护人的照顾。在心理状态方面,从停课第一天起随着停课天数的增加,学生的积极情绪有所下降,消极情绪有所上升。且根据学段不同,呈现了不同的趋势,高中学生更多表现出平淡的情绪,显出较为成熟的心理承受能力,但从实际反馈中也能看出,高中学生存在不少“事不关己”的态度。初中学生情绪的两极化更加明显,情绪性质、强度都有明显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在1600多份反馈中,只有一两份反馈提到了对生活的城市、对国家状况的担忧,几乎所有学生想到的只是自己的心情,表明学生缺乏一种起码的危难意识。根据英国、日本等国的雾霾治理经历,可以看出治理雾霾的道路是曲折而漫长的,这一重任正是落到了当今中学生肩上,然而他们面对雾霾的态度,让人忧虑国家未来的发展与命运。这也为教育者敲响了一个警钟,培养孩子的家国情怀,增强学生的社会奉献意识刻不容缓。

在停课期间,学生社会支持系统最重要的两个力量——友情和亲情起着重要的作用。通过结果可以看到,学生对友情的感受性显著低于亲情,这是由于停课的客观原因所限。然而同伴友情在中学生的成长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许多学生反馈中提到,停课越久,学生越想念同伴,不能见到关系亲密的同学和师长,学生越来越明显地感到沮丧。这表明学校的社会性教育作用也是非常重要的。在今后的停课过程中,教育者们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课程直播的教学功能,可以将如何增强学生互动、搭建良好的沟通平台纳入考虑范围。

学习方面,学生在家里进行学习,学习时间明显少于在校学习时间,学习强度下降。缺少了学校的学习环境与氛围,学生学习的自我控制力下降,是可以预测到的结果。

在紧急停课时期内,一些学校进行了直播尝试,根据自陈式反馈结果,学生自己表达自己喜欢、支持直播,然而削弱了社会称许性的影响后,学生的态度变得具有争议,许多学生表示了针对课堂直播效果、直播平台选择的不满。综合前面几部分的结果,可以认为学生对直播仍是存在期待的,至少作为师生交流契机,足够让学生感受到学校和老师的关心与温暖了,只是对于直播过程中的细节有许多不满意。所以课程直播的方式是可以保留的,但细节亟待完善。

五、不足与展望

第一,此次调查时值西安市首次紧急停课,各校都没有做好充足准备。因此本研究的调查问卷编制得较为仓促简单,调查结果表面化,没有结合其他方面心理因素。

第二,由于停课期间学生都在家中,无法进行集体施测,所以通过手机进行施测,但就此导致学生很可能由于受到社会称许性、作答环境与状态等因素的影响,出现作答不认真的情况。

第三,由于调查时值首次紧急停课,所以心理状态方面的调查采用开放性问题,而非结构化较强的问题,请学生自由回答。列出双向细目表(见附件2),对学生反馈的文字情况进行分类编码,进行了频数与百分比统计。然而,分类数据由于其本身数据类型所限,无法加以计算,进行更深层次的统计分析,所以结果分析多为频数与百分比分析,层次较浅,可推论性不强。

第四,工具选择应该辅助以标准心理量表,如《中学生心理健康综合测量》量表等,进行更加科学的测量,并进行更加深入的推论性统计分析。

第五,问卷中没有将所有题设置为必答题,造成每道题有一定的缺失值,影响了数据的完整性。

参考文献

[1]宋烨,张恒艳,岳喜同,等. 雾霾天气对妊娠妇女心理健康影响[J].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5(7):1085-1088.

[2]谭珣,叶淑姿,魏丽梦,等.不容忽视的空气——雾霾对市民心理影响[J]. 新丝路(下旬),2016(10):85.

[3]王珊,修天阳,孙扬,孟小绒,徐军昶. 1960-2012年西安地区雾霾日数与气象因素变化规律分析[J]. 环境科学学报,2014(01):19-26.

(作者单位:陕西省西安市第二十六中学,西安,710000)编辑/刘 扬 终校/于 洪

附件1 雾霾停课期间生活状态调查

本次调查不涉及姓名、手机等个人信息,所有信息均用于研究,严格保密,请真实填写。

请认真填写以下信息:

Q1性别:□男 □女

Q2年龄:

Q3年级:□初一 □初二 □初三 □高一 □高二 □高三

Q4共同居住人员:【填写共同居住人员的关系称谓,如爸爸,妈妈,姥姥,姥爷】

Q5白天家里是否有人陪伴:

□有人陪伴□无人陪伴 □其他:

Q6午饭情况:

□家人做饭 □点外卖□自己做 □不吃 □其他:

Q7简要描述你的一天(做了什么)

Q8雾霾停课通知下发时我的心理感受?

【填写情绪性词汇,例如喜悦、兴奋、压抑、郁闷、无聊、孤独、无助等。】

Q9雾霾停课第一天,我的心理感受?

【填写情绪性词汇,例如喜悦、兴奋、压抑、郁闷、无聊、孤独、无助等。】

Q10雾霾停课第二天起,我的心理感受?

【填写情绪性词汇,例如喜悦、兴奋、压抑、郁闷、无聊、孤独、无助等。】

Q11雾霾停课期间,我能感受到友谊的温暖,一点也不孤独。

□5分:符合 □4分:比较符合 □3分:一般 □2分:不太符合 □1分:不符合。

Q12雾霾停课期间,我能感受到亲情的温暖,一点也不担心。

□5分:符合 □4分:比较符合 □3分:一般 □2分:不太符合 □1分:不符合。

Q13雾霾停课期间,我的学习强度□基本不学

□虽然也学,但不如平时上学时勤奋

□强度和平时上学时一样,没有松懈□比平时上学更勤奋

Q14每天看学校课程直播时间

□6小时以上 □4~6小时 □2~4小时

□2小时以下 □从未看过

Q15你对学校课程直播的看法和意见

Q16就你所知,你的同学们对课程直播的看法和意见

Q17对学校课程直播有什么建议?【没有填“无”即可】

上一篇回2017年7月第1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西安市重污染天气首次停课期间 中学生生活及心理基本情况调查研究报告